新闻 体育 娱乐 消费 财经 汽车 申花 星声 大咖 教育 游戏 法律 投诉 沪语播报 侬好 街头WHO侃 魔都100 企业服务
新闻中心>公视奇幻剧《妖怪人间》专访:不要太快定义我们未知的东西

公视奇幻剧《妖怪人间》专访:不要太快定义我们未知的东西-世界上有没有外星人

公视奇幻剧《妖怪人间》专访:不要太快定义我们未知的东西

公视奇幻剧《妖怪人间》专访:不要太快定义我们未知的东西

文/iLOOKER电影网「在还没理解之前,不要很快地去定义我们未知的东西。」公视首部奇幻超现实剧《妖怪人间》导演马毓廷、主演黄腾浩专访▲《妖怪人间》剧照(图/公视)请导演帮我们简单介绍一下《妖怪人间》导演:这个故事比较着重在说台湾有妖怪的话,我们是怎么跟他们相处的?如果妖怪的能力很强大,那一定不会是正面冲突,因此才会创造出「特殊住民协调处」,着重在协调这件事情,我们怎么跟妖怪彼此理解、和平共处。当初是什么契机让导演决定拍摄此题材的戏剧呢?导演:那时候公视想要做奇幻剧,还没有很明确的方向,希望能带一些环保议题,但我觉得这可能会太宣导,于是开始去构思奇幻面要怎么形成,那时候刚好有出何敬尧的书《妖怪台湾》,就开始去看那本书并且跟他联系上,我们就一直在讨论主题是什么,后来理出一个主题是「妖怪为什么要变成人?」因为所有的传说记载「妖怪如果要变成人」,可是「为什么」从来没有书写,甚至会很霸道的说,有修德或是修道才有机会变成人,非常主体意识在用人类的观点来讲全世界,连妖怪都包含进去,于是就去解构这个概念到底是什么。▲《妖怪人间》导演工作照(图/公视)是如何选择要放入哪些妖怪的故事?导演:应该是说我对这个妖怪有兴趣,比如说地牛,地牛有一个很刻板的印象,他只要翻身就会地震,可是没有人问说他为什么会翻身,没有人去讨论到他的「动机」,有空间让我去发挥故事性的东西我就会把它选出来,但也还是会以戏剧性去选择妖怪。故事探讨妖怪为什么想变成人,但剧中的妖怪跟人的长相是相同的吗?导演:对,假设妖怪为什么想变成人这个概念成立了,那发展下去就是如果他要变成人,一定是对人类的娱乐、物质、情感或甚至是食物有兴趣,他才要变成人,那也有对这个没有兴趣的他就会躲避人类,就不会看到他,所以我们也设计了原型妖怪,这样子形成世界观。▲《妖怪人间》剧照(图/公视)《妖怪人间》是奇幻超现实剧,那么动作武打戏分多吗?黄腾浩:其实武打戏没有到很多,因为当时看剧本我很喜欢,但是我又很担心,如果太着墨在动作跟一些武打枪战方面的话,可能会把导演想要讲的故事焦点给模糊掉,我们在聊的时候,我就问导演会不会很多打戏?导演说不会啊。我看剧本感觉是,我很喜欢人类跟妖怪彼此为了彼此的环境生存去拉扯,针对自己所坚持的价值观去坚守信念,应该是那种情感上的碰撞会比动作上着墨更多。▲《妖怪人间》剧照(图/公视)从拍戏间到杀青后有对哪场戏特别印象深刻吗?黄腾浩:有场超多人的戏在海边的大草原,包括配角和我们所有主演,大家都在状况内,因为天光的关系,必须得要很速度的拍完,那时候我们很快就进入状态,导演一喊Action的时候,就要把情绪上到一个符合剧情的一种状态,那时候蛮过瘾的。导演:那一场是大家都在齐心的状态,因为天光要掉了,也不可能再回来这里拍了,所以不管是技术组、演员,全部都是齐心在拍,拍出来效果很好。那段在剪接时也很快就定剪了,还蛮精彩的。▲《妖怪人间》剧照(图/公视)《妖怪人间》本身想要传达的是什么呢?导演:我的故事都是两面的,没有办法去做定论,整个戏剧几乎都在做这件事情,我们总是会有刻板印象,刻板印象后面是什么东西,我们在寻求身分认同,为什么要身分认同,要身分认同的目的是什么?我都在寻求为什么。所以最后是想说,不要很快地去定义我们未知的东西,我们不理解的,或是站在我们对立面的,不要去帮他定义,还没理解之前都不要给他一个结论。

声明: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之用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尽快与公视奇幻剧《妖怪人间》专访:不要太快定义我们未知的东西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相关处理。联系方式:tousu@公视奇幻剧《妖怪人间》专访:不要太快定义我们未知的东西

本文来源:公视奇幻剧《妖怪人间》专访:不要太快定义我们未知的东西 责任编辑:清朝第一位皇帝 2020年04月06日 14:00:14

精彩推荐

©1996-公视奇幻剧《妖怪人间》专访:不要太快定义我们未知的东西版权所有

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09号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
友情链接: